却在家门留下了一束玫瑰,嘬完了内里的汤汁再带头吃包子皮

原标题:徽吃 |美食,是关于家乡的牵挂

每年这个时候,正是家乡杏子成熟的季节,沟沟坡坡,茅屋檐下都是黄黄的杏子静静的挂在树上,喜气洋溢果实圆熟,恰若炫耀村庄古老厚重而温暖的日子,繁多的杏子吃不了,就拉到城里去买,或者送城里的亲戚一起分享。听到大街小巷的吆喝声,刹那,似曾相识的喜悦又勾起了我对家乡的思念与回忆,回到那僻静的山村,听着河水淙淙,闻着飘荡的果香水香醉在晴朗的天空的山村里,那份独特的清丽,那份眷恋,祖祖辈辈延续的一份永不凋落的情缘,在生命的体感中又一次悄悄的泛滥。

落叶归根大概是我们这个种族对于家乡那根深蒂固的思念,跑去很多个城市,虽然也有那些霓虹灯光里闪烁着的耀眼的花火,但却不曾发现,光明的路灯下孤单的影子却格外的显眼!我在远方种了一个梦想,却在家乡留下了一束玫瑰。

唤起一座城市的名字,首先会想到那里的美食。芜湖的汤包,热腾腾的包子要小心的端着,嘬完了内里的汤汁再开始吃包子皮;宿州的烧鸡,外酥里嫩蘸着酱料放到嘴里,吃下去便是满口生香。黄山的毛豆腐,轻轻剥去挂在豆腐面上的辣椒沫咬上一口,顿觉味醇入心,胃口大开。

走出来的人,无论走出多远,离开多久心铭记的永远是那座生养他的山,浇灌他成长的那眼泉水。家乡的泉水甜香暖,它不但养育了一方水土的父老乡亲,养育了我的童年,有多少孩童时的梦想在这里生长出了翅膀,他们以优异的成绩飞出了大山,飞向了远方。靠它清澈灵性的山泉河流染绿了黄土高坡,染绿了遍野的禾苗,染绿了山山弯弯的芳草树木,成了五谷丰盛山果飘香的山庄。


图片 1

那股北山涧流淌下来的泉水,祖祖辈辈渴饮着它生存长大。上游清澈见底香如甜浆,供大家餐食喝茶平常生活所用。当人们干完庄家活累的汗流浃背时,就会情不自禁的跑到溪水边,双手捧起溪水咕咕的痛饮,看他们那一脸得意的笑容,就像喝了醇香的老酿。解除了疲劳清爽了身心。听母亲说,经调查,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从未发现患过癌症的病人。改革开放后经检验水质里面含有大量对身体有益的矿物元素。

图片 2

两位初见的人,避免不了要去询问对方是哪个地方的。“哟,北京人呐,我安徽的啊。我们那里臭鳜鱼吃得惯吗?北京果木烤鸭可是好的很啊。”食物,有着奇妙的号召力。不仅仅链接着人们对家乡的归属感,也链接着外乡人对于这座城市的认知。每到节假日,那些整装待发的游客,将要吃的美食写在攻略里预备着一一打卡。对于一座城市的向往,很大程度上包含了对于当地美食的期待。

溪水的下游人们洗衣、洗菜;每当夏天来临,人们纳凉洗澡,那时候的人们洗澡一般都在小河里,或泉眼流下的水里;那里也是孩童们梦想的天堂,站在水里沐浴着阳光,相互嬉闹,就像傣族的泼水节一样热闹,你泼我,我潲你,玩的忘乎所以,直到母亲招呼回家为止。摸鱼捉虾也是常事,那时抓到了鱼,不懂的食用,放到瓶子里玩够了,可伶的小鱼也失去了生命,有的做了鸡的饲料。儿童天然的乐园就是山坡坡和泉水边。多少年来,人们自觉维护上游的干净纯洁,从不随意投掷乱物,珍惜这里的山山水水,如同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走出来的人,无论在外游荡多远总也忘不了这条生命的泉眼,这座生存的大山,那轮清清朗朗的明月。一条河流的梦从此融进血液,糅进发丝。

图片来自花瓣网

儿时吃过的好吃的,在长大后常常回忆起来。母亲在厨房蒸的米粉肉,街边冒着热气五元一碗的馄饨,爷爷家新开的酒酿,学校门口甜丝丝的麦芽糖。安徽当地的菜,有着徽州轻柔舒缓的特点。任何东西吃起来都不会太挑战味觉,像极了徽派建筑的温柔大度。江湖走过一圈之后,酸甜苦辣都尝过,竟还是这些灵魂深处的味道最让人难忘。

家乡的小泉没有什么奇景,也不出名,有的只是自然真实,神秘的美丽,永远值得珍惜,值得收藏;那素淡的景致,流经了千年的深韵,祖祖辈辈赖以它生存的地方,足以让家乡的人对它恋恋不舍;不管走出多远,回来后从不忘记去看望它。坐在自然清淡的泉水边,喝上几口甜甜的泉水。听老一辈绘声绘色的描摹,讲经年的故事;讲这泉水给人们带来的恬淡的心境,闲逸的情趣;坐在它的身旁。夏听小鸟的歌声与泉水叮咚作响的情怀;看不到山丹丹开花,也看不到往日繁多的白根草,栽种的各种树木道是一大景观;这时候熟了的杏子,漫山遍野的,一摇树,大大的杏子落了满地,不用爬树就能吃到甜甜绵绵的杏;记的后来我们搬到了城里,家乡的人也不忘记给送来一些,一直延续一个月都能吃到它。有时还晾晒一些杏干等冬天吃。杏干有一些药用价值,当我们爽子痛了,母亲就会把杏干用开水泡上放上点白糖然后凉了喝,连续几次,效果很好。村里的人轻病不看医生,就是用一些土方法治愈的。村里还有很多少有的香果树,也已流经了数年,带着八月秋阳的河水成熟了,香味特别的浓,个头不大红色,甜脆;八月正好是中秋节,摘一些放到篮子里挂到屋顶,孩子们调皮时贪婪地闻着,扑鼻的香能延续很久,这可不是夸张,家乡的人都知道。在别的地方从没看到这种果子,记的这个问题问过母亲,母亲说,可能不适合生长的原因吧!这些果子树是老祖宗栽种的,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仍然开花结果,生命啊就这样在风雨的旅途中静静地流逝着。沮丧时想想那些顽强的生命也是一种不屈服的体验,心变的就一只小鸟快乐时的饱满。累了时,想想家乡种种美丽的牵绊,心灵的天平就会超越曲折怨恨,把爱深植心底。

未完待续……

图片 3

秋来的时候,稻谷的香味飘过山坡,随着流水,飘向远方,告诉人们已走进了收获,忙碌的手脚沾满了清凉的露水也披满了黄昏的疲惫。冬来的时候,泉水的边缘雕刻千姿百态的冰凌花,诠释冬的素净美丽天然。家乡在我心中永远是一首最美的歌,有一种难以替代的寄托的情感一直在内心升华;想起它,我就会望望天空,望望远方,仿佛晴朗的天空也俯视着我,陪伴着我,惦记着我这个走出来的人儿。想起它,就想起王维的《清溪》也正是从青溪素淡的天然景致中,发现了与他那恬淡的心境、闲逸的情趣高度和谐一致的境界。让家乡的清泉飘过山坡,走进明天多彩的收获,留下一份神奇的传说。

在安徽待得久了,每到夏天嘴巴就开始记起小龙虾的味道。买小龙虾要赶早,清晨的菜市才能买到大只的虾。买回来了先让虾吐水,再去头去虾线刷的干干净净。锅里热油加葱姜蒜大料爆香,兑入足量的龙虾翻炒。安徽的小龙虾之所以好吃,归功于徽菜重油、重色、重火功的传统。

《晋书》载,徽州人好“离别”,常出外经商。徽商在外宴请宾客,常会摆上一桌家乡菜。徽菜注重取材,自成体系。人虽在外,口味却仍在家乡。人们对于自己身份的认同,多少糅合了一些家乡的美食,再去往别的地方,心灵和身体都很难再有归属感。

图片 4

陈晓卿地《至味在人间》中说:“所谓思乡,我观察了,基本是由于吃了异乡食物,不好消化,于是开始闹情绪。乡愁,竟是这般简单。”
离家的游子山一程水一程,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总要吃下一口家乡的风味才能踏实下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