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相当多会咸,从今以往俗尘多了风流倜傥道叫做芝麻盐的绝味小吃

原标题:母亲做的芝麻盐,是人间少有的美味!

有很多的人早上都不愿意早起去做饭,早上起床以后也是随便吃几口就去上班了
这种生活方式是不对的,现在教你一个快速做好早饭的方法,一起来学习吧。

芝麻和盐,一个主香,一个主咸,本是两个味道迥异物种不同的食材,不知被哪位颇具智慧的民间巧妇撮合在一起,成就了美好姻缘,酿造了绝味生活,从此世间多了一道叫做芝麻盐的绝味小吃。

图片 1

图片 2

做法:

梁永刚 | 文

1、首先第一步是煮棒子面粥,水不要放太多,煮好后盛到碗里不要动它,它会自己成型的,这很重要,不要搅拌它。

豫记微信号:hnyuji

2、晾粥的时候呢,我们来擀芝麻

芝麻盐真好吃

3、把芝麻碾碎后放进碗里再放一点盐做成芝麻盐,不要放很多会咸

那天下班步行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人吆喝:“芝麻盐,五香芝麻盐!”

4、之后把买来的芝麻酱用水泄开后也加一点盐不要太多泄到这个程度就行了

我循声望去,只见路边停放着一辆脚蹬三轮车,一位老人正在现场炒制芝麻,一股清香随风扑入鼻孔,特别好闻。

5、之后呢,把弄好的芝麻酱浇一层在粥上

图片 3

6、然后再撒上一层芝麻盐

我驻足仔细观瞧,三轮车上放着几个塑料盆,分别装着白芝麻、黑芝麻和各类调料,老人正忙活着用铲子翻炒着锅里的芝麻。

这样就做好了,吃的时候呢,从边上一点点的吃掉这一层,然后下面的像前面那样再撒一层,再吃一层,关键是不要搅拌,一搅拌就不香了,每一口都有芝麻酱和芝麻盐,再加上玉米面的清香,那个香味啊,就别提了。

说句老实话,进城十几年了,我还是头一回在街头见到现炒现卖的芝麻盐,而且还是传统工艺。

温馨提示

“吃面条时放上一勺,可出味了。”老人漫不经心的几句话,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芝麻是非常有营养的食物,有很好的养生功能,玉米面是一种很好的粗粮,营养丰富,所以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是好吃又美味。

在缺衣少食的艰苦年代,一把寻常的芝麻盐是老百姓舌尖上的美味,吃法繁多,各有滋味。

将刚出笼的热蒸馍一掰两半,舀一勺芝麻盐均匀撒在断面上,合上后就是农家自制的“汉堡包”。

农家娃不喜欢喝寡淡无味的玉米糁或者面疙瘩稀饭,于是家长便在饭中撒一勺芝麻盐,饭味喷香浓郁了许多,一大碗饭哧哧溜溜就下肚了。

图片 4

夏日吃蒜面条时,芝麻盐是必不可少的佐餐之品,拔过凉的面条中浇点蒜汁,撒上一层芝麻盐,用筷子高高挑着吃,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将芝麻盐卷在烙馍里面吃,可谓是烙馍卷菜的衍生品,别有一番滋味,烙馍的劲道配上咸香美味的芝麻盐,可谓是食材中的“黄金搭档”。

芝麻盐还是乡间的一道蘸菜小吃,过去农家多以芝麻盐当菜,一日三餐用蒸馍或者烙馍直接蘸着吃,孩子们为了多蘸一些芝麻盐,总是先将馍在饭中蘸湿增加黏性,厚厚一层芝麻吃起来很过瘾。

在童年的记忆中,偷芝麻盐是馋嘴的我乐此不疲的一件趣事,趁大人不注意,我溜到灶房,拧开装芝麻盐的玻璃瓶,往手心里倒一些,轻轻舔上一口,咸香的滋味顿时传遍肺腑,剩下的芝麻盐则紧紧攥在手心里,玩一会儿舔一口。

母亲最会做芝麻盐

过去,乡下家家户户都会种植芝麻,芝麻的用途比较单一,除了送到油坊榨油外,便是制作芝麻盐了。

每次做芝麻盐之前,母亲总是先把芝麻拾掇干净,毕竟是直接入口的食物,丝毫不能马虎。

母亲将芝麻倒进簸箕,微微弯腰,双手一上一下娴熟地簸动着,细微的灰尘在阳光下荡起了薄雾,芝麻中藏匿的碎叶子此时变得格外温顺,乖乖地溜到了簸箕的舌头处,轻轻一拨就剔除了。

有时候簸好的芝麻中还会夹杂一些泥屑石子,如果不挑出来,会硌牙。

母亲就坐在当院,将簸箕放置在双腿上,捧起一手窝芝麻,专注地挑拣。

图片 5

等芝麻都拾掇好了,就该炒了。乡间将芝麻炒熟的过程称之为“焙芝麻”,是不需要用油的。

焙芝麻是制作芝麻盐的一道重要工序,看似简单,却也是技术活。譬如火候的掌握,火大了,容易把芝麻炒糊,吃起来涩苦,难以下咽;火小了,芝麻半生不熟,擀不碎,口感也不好。

过去农人们一日三餐做饭都是用土锅台,灶具多是生铁铸成的黑锅,用柴火烧锅,火的大小很不好把握,完全凭经验。

母亲不识几个字,自然不知道文火和武火这些文绉绉的说法,但母亲有的天长日久积累下的经验,做哪种吃食用什么柴火,火大火小,何时熄火,母亲心里明镜似的。

跟着母亲烧锅烧次数多了,我也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看出了不少门道。

图片 6

譬如焙芝麻,母亲先在冷锅里放入芝麻,叮嘱我手不停地往灶膛里填柴火,等大火把锅烧热了,母亲改用小火慢慢炒制,其间用木铲子不停地翻动芝麻。

不多时,在火苗的炙烤下,锅里的芝麻伴随着噼噼啪啪的响声,飞舞着跳跃着,有的居然纵身一跃跳出锅外,落到我的身上脸上,见状母亲赶紧把锅盖盖了上去。

等母亲掀起锅盖,芝麻粒仍在不知疲倦地跳动着,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芝麻的颜色完全变成了成熟的暗黄。

听其声、观其色、闻其香,这是母亲熟稔在心的工艺,也是焙芝麻的经验之道。

和先前的生芝麻比起来,焙熟后的芝麻静躺在木质的案板上,少了青涩之气,多了成熟之韵,体型也比原来丰腴了许多,鼓鼓涨涨的,有一种圆润之美。

图片 7

等芝麻凉了,母亲拿过一根油光发亮的擀面杖,重重地碾压在芝麻身上,母亲双手吃力地向前推进,缓慢得几乎感觉不到擀面杖的滚动,好似下面躺着的是坚硬无比的石头。

如此反复碾压几遍,母亲才明显加快了速度。

母亲告诉我,头几遍碾压最费力但很关键,要把芝麻里的油压出来,这样做成的芝麻盐才香。

农家做芝麻盐,不喜欢用石臼捣,而习惯用擀面杖碾压,这样口感好能出味,也不至于把芝麻捣成碎末。

接着,将粗大的盐粒擀碎是很累人的,过去的食用盐都是大粒的粗盐,不像现在是细碎的盐末。

母亲用擀面杖一遍遍艰难地擀着案板上的盐粒,每擀一遍,母亲都要停下来,用炊帚把迸落四周的盐粒扫成一堆,直到把盐粒完全擀成碎末。

最后,美味的芝麻盐就呼之欲出了。

出门必备神器:芝麻盐

一把司空见惯的芝麻盐,不仅居家过日子离不了,就连出门在外也是必备之物。

旧时,小户人家出门做买卖,访友串亲戚,除了带足一路上所需的干粮外,便是一兜芝麻盐了。

图片 8

芝麻盐味道鲜美,干燥易保存,且不占地方,是佐餐之佳品。

农人外出拉脚或者做点小买卖,晚上多在沿途的干店投宿。

所谓“干店”,其实就是条件极其简陋专为下力人开设的住宿场所,空落落的几间大屋里连最起码的床铺都没有,只有铺了一些稻草的地铺,住宿者都是自带行李,故而价格十分便宜。

住宿尚且如此,吃的方面就更凑合了,打开自己的干粮袋,取出碗筷,掏出发硬的蒸馍或烙馍,掰成块儿撕成片儿后放入碗中,在干馍上撒些芝麻盐,然后加热水,就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烩馍”。

改革开放以后,老家不少青年男女纷纷外出打工,打工的地方以南方城市居多。

图片 9

芝麻盐油饼

正所谓“南米北面”,北方人口味重,以面食为主,而南方吃米,饮食清淡,菜肴里还带着一股子甜味。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初来乍到,从小在北方乡村长大的打工者难免会水土不服,吃不惯那里的饭菜。

于是,每逢过完年,候鸟一样的打工者离开家乡时,当娘的总要往孩子的行囊里塞上几瓶芝麻盐,这些老手艺做出的芝麻盐,有年迈母亲的呵护,有血浓于水的质朴乡情。

打工者从穷乡僻壤一路颠簸翻来到喧闹的都市,就靠这家乡的芝麻盐调剂一日三餐,滋养舌尖味蕾。

也因为有了这一把故乡的、从母亲手中流出的芝麻盐,这些背井离乡的游子在异乡的凄风冷雨中,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梁永刚,男,1977年生,河南平顶山人,散文作品《风吹过村庄》2016年4月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现供职于河南省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