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身和机翼采用复合结构,责任编辑

原标题:临猗牛杜人,再不用为红隼担心了

>“红隼”法国
红隼直接派生自萨基姆公司针对观察、侦察和中立行动而开发的能共同操作的ATAOS(自治战术攻击和观察系统)。Meggitt公司幽灵(spetre)是用于红隼系统的飞行器,这是一种单三角翼飞机,带升降舵辅助翼、圆柱形机身、向后倾斜的安定翼和方向舵以及一个推进引擎。机身和机翼采用复合结构,采用压缩空气弹射器从拖车载运的斜坡上发射。在多风条件下,使用带抛弃装置的自带降落伞系统进行回收,以达到安全着陆的目的。型号演变

姥姥走后的第十年,忽然想写一点东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Ugglan无人机,派生于萨基姆公司的“红隼”,对机身进行了重新设计。

零七年四月一日的早上,爸爸妈妈接到那个加急的电话的时候,其实我多少都猜到了。

责任编辑:

人们都说不能拿死人开玩笑,但我多么希望那通电话仅仅是个玩笑。

我问了好几次临时照顾我的发小的妈妈,我爸妈去哪了,阿姨安慰着我说,没事的。

那时候我隐约开始明白,也许有的人,分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可是那时候我还不明白,原来生死离别竟然是一件那么让人悲伤的事情。

姥姥姥爷是一对很爱玩的老人,他们也很喜欢带我出去玩。

海,山,瀑布,寺庙,那些很多同龄人到现在还没去过的地方,在那个年纪,他们基本都带我去过。

记忆里姥姥的身体非常不好,可是但凡出门,她总是抱着我,而姥爷会在一旁,一个人拎着所有的行李。

小时候爸妈总是在忙,可是和姥姥姥爷在一起,我也不会觉得孤单。

曾经天真地以为,那时在一起,一辈子都会在一起。

图片 1

去年过年的时候,大人们在餐桌上说起姥姥的脾气非常不好,说姥姥其实是个非常重男轻女的人,疼儿子疼到不行。

我默默地往嘴里扒着饭。

我知道她重男轻女,但我更清楚的是她非常喜欢我,我大概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她一次都没有对我发过脾气。

无论她身体多么不好的时候,无论她实际上多么生气的时候,只要我跑过去,她都会把我放在她的膝盖上,给我讲故事,叫我剪窗花。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其实大人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小孩的世界也可以是很复杂的,只是因为她不曾放开过我的手,所以我的童年才变得轻松了很多。

小孩子看到的东西和大人是不一样的,从这几年开始,我也渐渐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了,那让我恐惧。

如果可以和她在一起,我多希望一辈子都不用长大。

我好想她。

前几天做梦梦见她给我打电话。

我抱着电话不停的哭,对她说我好想她我好想她,对她说我现在过得很好,

后来电话断了,我对着漫长而又空洞的忙音不知所措。

然后梦醒了,我想起来,她已经走了十年了。

我很少会梦见她,妈妈对我说,如果一个人很爱你,那你不会经常梦见她,因为她不想让你害怕。

她也许也很想我。

她走的那天是她生日,她最后也没能过完她的生日。

而十五天以后是我的生日,我原本能够收到她的祝福的,可是我没能收到,之后的许多年,和更之后的许多年,我都不能收到了。

我又快要过生日了,姥姥,能不能祝我生日快乐呢,我好想你啊。

姥姥她是个医生,救了一辈子人,却没能救自己。

我记得最后的日子里,每次做透析的时候,她都会大吵大闹,会喊疼,会叫着说不做了,还不如死了。

所有人都在劝她做,我站在床尾偷偷地抹眼泪,看着粗粗的管子插在她的身上。

我多希望我能替她疼,我很怕疼,可是我更不希望她那么疼,更希望她能健康地活下去。

我还没长大呢,还没报答你呢,你能不能不要走,你能不等再等等我,我很快就会长大的。

听人说人到快死的时候会变的非常怕死,那么想要活下去的她都不愿意做的治疗一定很痛苦,一定非常非常的痛苦。

她原来是个非常坚毅的女人的,是家里最有决定权的人,她一说话,没人敢反驳。可是她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女人了,只能病怏怏地躺在病床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摧残她的,不知道到底是病痛,还是岁月。

时间啊,求你慢一点,再慢一点。

过年的时候给姥爷买了件新衣服,他很高兴,我回家的时候他特别骄傲地指着他的衣服对我说,好看,还激动地让我帮他照了照片。

我夸他帅,他笑得很开心。

我却偷偷的哭了起来。

如今八十岁多岁的姥爷还是很英俊,那我的姥姥呢?

你在哪里呀?

我好想你。

姥爷不再和我们一起生活了,他一个人奔赴东北,和另一个人开始他另一段生活,现在也在云游四方。

我也不再生活在油田那个小县城了,如今千里迢迢,落在了这个离家九百多公里的城市,无亲无故。

世事都会变迁的,没有谁有永恒的生命,来了又走,这才是万事万物的本源。

过年烧纸的时候,我告诉姥姥,我在大连上学了,是个挺好的地方,不知道她没听见。

要是听见了的话,一定会挺高兴的吧,那些年她那么希望我赶紧长大,又那么不舍得我长大。

她要是听到我上了大学的消息,会有多高兴啊。

十年了,有些记不得她其他的样子了,只有她灵位上的那张照片,安详地笑着,让我记忆犹新。

我好想她。

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躲在被子里一个人哭着。

我相信有灵魂,也相信有来世今生,相信死后的世界,相信好人会上天堂,坏人会下地狱。

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一定会在天堂的某个地方看着我的。

如果还能梦到她的话,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都想和她说,希望那时候我要因为太慌张而忘记。

“我在好好地长大呢,不要担心我啦。”

这次不要哭,笑着和她说吧,看见我在笑的话,她也一定会笑的。

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也能过的幸福。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也祝看到这里的你能够幸福。